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
朱刚

        时间过得真快,一晃母亲离开我们已经十五年了,追忆扶昔,仿佛母亲犹存世间,音容笑貌常在梦中萦绕,对母亲的思念不曾随时光而淡去,总有一个声音在心头回想:“母亲,您在天堂还好吗?”

        我的母亲叫孙学荣,出生在山东省微山县韩庄镇一个地主家庭。1966年,母亲以当地第一名的好成绩考入山东大学。政审时由于家庭身份是地主而被拿了下来,又恰逢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,双重原因使这个本可以有个美好前程的母亲变为无业青年。经同乡介绍,几经辗转来到了当时的喜桂图旗乌尔旗汉镇,又经人介绍同父亲相识、结婚,婚后育有4个子女。2014年,母亲因患肺癌,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的她走完了她五十九岁的人生历程,与家人和这个世界决别。

        回忆母亲,首先想到的是她的能干,那时家庭条件不好,母亲总是调剂着花样让我们吃饱、吃好,饭不够吃自己总是第一个放下碗筷说吃饱了,偶尔遇到吃一次肉,总说自己不爱吃,孩子们先吃。爸爸在电厂上班,妈妈把每人供应的白面都用在给爸爸做的饭上,最不济也带个发糕(白面和玉米面两掺),烀点糖精土豆,炉台上烤几个土豆片,炉灰内埋几个土豆,经常烙点土豆饼,那时我们家吃饭基本以土豆为主。

        1981年冬天,为治好弟弟的先天性心脏病,父母借债近1万元,到哈医大给弟弟做手术。当时的“万元户”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概念,我们家是“负万元户”,每月仅靠父亲六七十元的收入,别提还债了,连生活都难。母亲从别人那里学习了种大棚技术,秋季带领全家拾粪,沤肥翻土,给我印象深刻的是近2亩地,一铁锹深的表层土都要用筛子一锹一锹筛好,漏掉的杂草根,石块等拾出来,这是一项重体力活,秋收结束后,开始挖,上冻前必须筛完,活很累、很苦,母亲总是起早贪黑的干,还要照顾丈夫、孩子,夜晚缝缝补补、洗洗涮涮,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条。经过三年的奋斗,1984年秋天,母亲激动地告诉了我们一个好消息,欠债还清了。当时那种喜悦心情,同现在中了五百万彩票,不可同日而语,五味杂陈。

        母亲一生爱读书,同时也鼓励孩子们从小立志读书,发奋学习,走出山沟,开拓视野,到外面去闯世界。她经常说,“我没赶上好时代,希望孩子们好好学习完成我的理想。”1990年,当大妹接到南京铁道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,母亲脸上溢出了幸福的泪水。

        母亲包容人、更能解理人,经常给我们几个孩子讲一些励志的故事。主张孩子早立事,遇事多思考,养成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。所以我们几个都愿把自己的委屈、学习、工作、思想上的问题同她交流,她总是耐心听完我们的述说,然后从我们的立场,从他人的角度去分析问题,解开我们的思想包袱,往好的方面进行引导。母亲已经离世多年,愿您在那边一切都好。
 

上一篇:可爱的贝贝

下一篇: 甘河记忆——雕塑

欲钱来料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