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绿网搜索

马德林

        父亲已故22年了。

        22年前的一天,我领父亲走出医院,已经是上午9时了。因做肝功化验和B超,父亲空腹来检查,此时他或许已经饥肠辘辘了。当走到一家饭店门口,父亲建议我说:“儿子,咱去饭店吃碗馄饨吧。”

        “回家吃吧,我妈在家把饭做好了。”我很尴尬。

        当时,我交了为父亲在医院检查的各种费用,兜里没有了钱。听了父亲的话,心里如同偷了人家东西一样心虚的砰砰跳,但嘴上装强,不肯说出囊中羞涩,便说回家去吃。

        父亲没说话,只是看了我一眼,和我站在饭店门口犹豫了一下,便笑一笑和我沿着弯弯曲曲的街道往家的方向走。

        途经市场,见到道边卖猪肉的摊位有血肠和猪头肉,父亲便掏钱买了一些,用方便袋装好让我拎着。我拎在手里,可心却感觉沉甸甸的。走在路上,我对父亲说:“你的肝不好,吃不了油腻的东西,你买熟食干啥?”父亲笑着说:“你不是爱吃吗?”刹那间,我的心酸溜溜的,感觉眼泪盈满眼眶欲流。我心想:假如兜里装着钱,就满足父亲想去饭店吃碗馄饨的愿望,但现在……

        父亲在一个月前总叨咕右腹腔内针扎一样的痛,我和弟弟领着父亲去牙克石医院一查,肝癌晚期。当时我和弟弟懵了。医生偷着告诉我和弟弟诊断结果,怕父亲听到后精神上承受不了。父亲也想知道检查的结果,我和弟弟糊弄父亲说没事,就是胆囊炎,回家吃些药就没事了。虽然美丽的谎言撒的圆满,但是父亲听得半信半疑,回到家吃了一个月药,就让我领他到当地医院查一查。我在事先将实情告诉了医生,让医生帮忙糊弄父亲,医生非常理解我这个当儿子的心情,当父亲问医生病况时,医生说:“没事,老爷子,是胆囊炎,小毛病。”

        几天来被病痛困扰的父亲吃不香睡不着,大概听了医生的话,突然有了食欲。可我当时兜里没了钱,没能满足父亲吃馄饨的愿望,相反,是父亲给我买了好吃的。当父亲看见我和弟弟吃着他做的菜还喝着酒,父亲不吃,但满脸洋溢着慈祥的笑容,看着我们吃。当时父亲怎会知道,我和弟弟心情好比打翻的五味醋瓶,那份酸楚藏在心里,强装欢颜,自己都觉得不自然,不知道父亲是否看的出来?接下来的日子,父亲按时吃药,非常配合我和弟弟的安排,去离家不远的诊所输液治疗。所做的这一切,都是安慰父亲的,并不能挽留住父亲的生命,父亲忍受着病痛折磨近三个月,最后还是离我们而去了。

        每当阴历七月十五或清明等祭祀的日子,我到荒山野岭的父亲坟前祭拜,对已故父亲的愧疚依旧耿耿于怀。常想,假如当时兜里还有吃一碗馄饨的钱,领着简朴一生,操劳一辈子的父亲下一次饭馆,也就吃一碗馄饨而已,真算不上奢侈,在我当时不堪富裕的生活里,这点我还是能够做到的,但我确确实实没有做到,现在想去做,怎奈已与父亲是阴阳相隔,两世为人。父亲不可能吃到我为他买的馄饨了。我现在能做的,唯有愧疚于心,泪如雨下……

        现在,每当梦中醒来想父亲的时候,我都会在心里默默念叨着:父亲,假如能有来世,我一定领您下饭馆吃馄饨,还吃美味大餐,让我尽一个当儿子的孝道。
 

上一篇: 甘河记忆——雕塑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欲钱来料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