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     樊辉
     每每想起远山的那片森林,85岁的周树老人总会莫名的感动。因为,这片森林承载着他青春的颜色,那一抹永远的翠绿……
       一
      1956年6月,初夏的大兴安岭山花烂漫。26个精壮汉子从银阿车站下了火车,就没有了路,一百多公里的距离,这26个汉子足足走了两天。渴了,喝几口河水;饿了,采几把黄花菜,和好面,做几锅面条汤,糊弄一大碗,填饱肚子,倒头就睡,真可谓是天当被子,地当铺。
      这一天黄昏,他们终于来到了此行的目的地——甘河。
      搭好帐篷后,天色已晚。满天的繁星悄然闪亮,一片蛙鸣从远处传来,潺潺的甘河水静悄悄地流淌。
      次日清晨,阵阵鸟鸣声把他们唤醒。队长张惠民领着几名队员在一片草甸上砸下了一根木桩,上面写着:甘河林业局。
      这26个精壮汉子来自根河林业局森调队,他们整建制地开拔到甘河,是为了日后筹建甘河森工局做前期准备,搞三类调查。故事的主人公周树,就是其中的一员,他的职务是外业组长。
      那时候的甘河,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林海,所到之处尽是一棵棵齐腰粗的大树。建国初期,祖国建设需要大量的木材,一批又一批热血男儿怀揣着建设祖国的梦想来到了这片绿色林海,谱写了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赞歌。
      这一年秋天,他们边生产,边建设。外业调查了3万多亩林地,盖了八幢板夹泥土房,生活渐渐地安顿下来。
      1957年4月,他们又转战库中、库西,区划调查了100多个小班,为甘河森工局筹备处进驻甘河提供了保障。
      当年6月份,甘河森工局筹备处派出300多人进驻甘河。甘河,从此有了人烟。
      1958年1月,甘河森工局正式挂牌成立。在这个冬天,甘河森工局生产木材近40万立方米,完成了当年的生产任务。也就是这年的6月,周树被提任甘河森工局森调队第二小队队长。
      二
      为了争取时间,周树和他的第二小队每天出外业都是早出晚归。队员们的脚都磨出了血泡,腰也像断了一样疼。周树的新婚妻子徐凤芹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一天夜里,凤芹心疼劝他说:“悠着点儿干吧,不然身体会吃不消的。”周树看着妻子说:“森工局刚刚成立,我们森调队员是林业生产的排头兵,我们必须得干在前面,这样才不会拖木材生产的后腿。”
  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周树和队员们又出发了,望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,凤芹留下辛酸的眼泪。
      周树9岁那年和父母从河北抚宁县来到了王爷庙(乌兰浩特),1947年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在乌兰浩特成立。周树在乌兰浩特胜利小学上了学,1955年,周树初中毕业前认识了来自平台镇的徐凤芹。那时候,梳着两条羊角辫子的凤芹给青葱年少的周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初中毕业后,周树被分配到呼伦贝尔森工局。在呼伦贝尔森工局,周树进入干训班学习,经过三个月的培训,周树被分配到根河林业局森调队。1956年,他作为甘河林区的第一批开拓者,来到了甘河,从此,和甘河结下了一生不了情……
      1957年春节,返乡探亲的周树被好心的邻居大婶叫了过去,说要给他介绍对象,周树心里虽然有些不情愿,但碍于情面,寻思先见面看看再说。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一见面时,他梦中的姑娘来了,此刻,爱情的火花点燃了两颗年轻的心。
      没有奢华的婚礼,没有洁白的婚纱,有的只是两颗相爱的心……
     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周树和徐凤芹相濡以沫走过50多年,直到三年前老伴去世。
      三
      1958年8月的一天,时任甘河林业局组织部长的李志坚找周树谈话,明确提拔周树任甘河林业局党委宣传部副科级理论教员。谈完话后,周树的心里忐忑不安。当他敲开森调队支部书记吕海满的办公室后,把他内心的担忧和吕书记和盘托出。吕书记明确告诉他,组织的信任是对你的充分肯定,一定要去,一定要干好。但现在不行,你这个业务尖子要把今年的秋季调查任务完成,我才能放你走。
      这年的11月,周树调任甘河林业局党委宣传部理论教员。之后,周树又拿出拼命三郎的工作精神,学习理论知识,很快成为宣传战线的业务骨干。
      在宣传战线的十多年里,周树经常去周边局讲课。业务知识、理论水平得到了质的提升。
      四
      1976年,甘河林业局直属队改建为甘东林场。但林场一把手人选,成了难题,究竟用谁合适?经过一段时间的筛选,周树走进了林业局领导的视线。森调队队长、宣传部理论教员,无论是业务水平还是理论水平,都是一流的,周树是甘东林场一把手的不二人选。
      就这样,周树走马上任了。
      那时的甘东林场,是怎么样的一个景象啊!破烂不堪的办公室、十几辆基本发动不了的破解放、八台拖拉机……
      半个多月的时间里,周树领着两个技术员跑工队、去山场,把甘东林场的家底摸得清清楚楚。
      这一天上午,甘东林场的会议室里人声鼎沸。大火炉烧得正旺,“虽然我们林场刚建,机械设备老旧,但我们的干部职工都是好样的,不比任何林场差,只要我们坚定信心,就一定能完成今年的生产任务……”周树发表了他的任职宣言。
      第二天,周树就一头扎进了小修厂,零配件买不着就自己加工,加工不了的就到供应科或兄弟林场借,凭着他的热情和努力,1976年冬采冬运前,甘东林场所有设备全部检修完成。
      这一年冬天,周树基本上吃住在工队,为冬运生产的顺利开展,带了一个好头。
      记得1977年4月初,冬运生产即将结束时,主伐二队的生产任务还差8000多立方米,这可让周树着了急。周树把行李卷往二队的铺上一扔,告诉队长李德国:“现在我不是什么林场书记、主任,我是你的副手,怎么样?能不能完成这次任务?”李队长瞧出周树的血性来,酒杯一碰说:“不完成生产任务,我一头撞死。”
      生产最紧张的一天,甘东主伐二队三个楞场全面开花,拉走了60多辆大挂,1300多立方米原条。
      当生产大会战结束时,甘东林场生产木材6万多立方米,顺利完成全年的生产任务。
      近两个月没回家的周树,这一天回家后倒头就睡,足足睡了一天一夜。
      当他醒来时,老伴和儿女们责怪他说:“干工作,谁像你这样拼命呀。”
      这之后的许多年来,周树出任了多个单位的书记、主任,一直到1995年在甘东林场书记岗位上光荣退休,结束了他40多年的工作生涯。
      2014年的一天,周树老人郑重地告诉刚刚参加工作的外孙,你是林三代,我是林一代。当年我们为了支援国家建设,砍了很多树。现在,国家的林业政策变了,你们变成了护树人,你们一定要把生态环境保护好,守护好这片绿色林海。
      每每日落的黄昏,周树老人总是习惯性地凝望着远山,一望就是很久很久……

上一篇:巴尔虎与蒙古之源(三)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欲钱来料2019